首页?>?河湟副刊

  • 深秋独语(外一 题)

    了 然我依然将头颅转向天空给喜欢的人、风景、声音投去目光秋天的湖水饱满秋天的树让出了更加辽阔的视野潜伏了一夜的凉意还不肯走黎明的大

  • 围着树的土塔和一个老人

    宋长玥远在青海之南,长江上游的着名支流通天河咆哮着奔过村庄右侧。这是秋天的中午,青海南边高云俯卧,千里寂遥。风吹过无人山谷,青棵头

  • 欢喜

    尤 今一个成天把快乐做成花串缀在心上的好友,在今年六月突遇骤变,一场毫无征兆却又来势汹汹的病,把她推进了黑暗的深渊。极端危险的脑部

  • 伊人(外二首)

    主人恐龙蜥蜴……眼泪搁浅你可知一粒沙是日月的遗骨灰烬里你能分辨杂草果木栋梁之材吗烟雨迷蒙着生者与死者的气息大地茫茫野花的诗你的诗我

  • 寻梅

    吴海霞落雨,飘飞成雪。风声呜咽。寒冷,一望无际。转山,转水。越来越多的人,被时间埋葬。落下来,落下来。漫天遍野的雪,落下来。落在去

  • 不急着老

    竹杖芒鞋有同学在朋友圈晒如花美照,配以符合图片意境的美文,大意是红颜易老、不负年华,云云。屈指一算,我们都是30年的老同学了,也真是

  • 快与慢

    积雪草傍晚,我在小区里散步,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孩童,顺着园中的小路,跌跌撞撞地往前跑。一个年轻的女人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嘴里不停地喊:

  • 名人的怪癖

    陆小鹿读书有时像偷窥,尤其阅读名人传记或者名人随笔,常能收获窃窃之喜,比如名人的癖好,千奇百怪,捧腹之余让人不得不慨叹一句,到底是

  • 与生命有关的吟唱(上)

    纳秀艳当代诗坛上,古体诗词的创作可谓蔚为大观。其作者群体参差不齐,大致可分为四类:学会诗群、自由结社诗群、学院诗群、网络诗群。四群

  • 唱给彩虹家乡

    武 奎行走在毛斯河边行走在毛斯河边,水乡的灵秀叩击双眼,夕阳的余晖,为我披上金光。河水潺潺流,鸟儿唱欢歌,天色浴蓝明,不忍快步走,

  • 中秋(外二题)

    空也静黄昏拎着一壶老酒从一首诗里走出装满思念的小船在一片芦苇里迷失秋风敲打门环的声音一阵比一阵更急一滴泪倒挂在天空的眼角就要掉下来

  • 那些年的八月十五

    风舞秋梦在我记忆里的中秋节,老老少少都习惯性地称之为八月十五。穷端午富十五。过完春节的人们都眼巴巴盼望着八月十五的到来。这个时节也

  • 风,吹不动它们(外一题)

    了然茂盛的森林里,我的双脚无法绕开地上的树叶、松针和无名果这些微小的植物挨挤在一起,相拥而眠风无力将它们分开树每年都要生出无数这样

  • 种菊

    吴海霞一把锄头,正在天地间劳作。更大的田地,却在门前,院后。在稀疏的篱笆间,在狭窄的窗台上。悠然,悠然。有菊的地方,便是诗歌生长的

  • 暮年之爱,无关风月

    李启兰外婆于今年2月22日去世。外公老泪纵横,颤巍巍地说道:以后再也没人陪我说话了。是的,世界上那个他最爱的,也最爱他的人走了。外婆

  • 小路

    罗 兰纵贯公路上,永远是不断的车流,无休止的匆匆。上面是炎天烈日,左右前后是机车马达的急响,下面是被无情辗轧着的路面。我近来就经常

  • 成长的规律

    黄小平品茶,先尝到的是苦味,然后才是一股淡淡的香和甜从舌尖弥散开来。人们喜欢喝茶,喜欢的也许就是这种先苦后甜、苦尽甘来的味道。树上

  • 半米阳光

    秦 青清晨,总有一抹阳光从窗外洒入,窗内到窗外,是动静相宜的两种格局,我的桌上也恰好是半米阴凉,半米阳光。八年前的那个冬天,我曾经

  • 林川或者更深的雪(组诗)

    刘大伟用漫天大雪覆盖你,深入你在你越来越空的臂弯里放好我的孩子。林川,林川——更深的雪抚平你嶙峋的河岸因为离开,有人选择了回望用花

  • 箴 言

    刘墉有人问我这次生病的感想如何,我说:生病并不全然可悲,有时反而可以获利。对于宵衣旰食的忙人,生病让你有机会静静地反省,甚至悬崖勒

  • 朋友圈里的陌生人

    王 纯你的微信朋友圈里,有多少陌生人?有一天闲时浏览微信朋友圈的通讯录,我竟然发现有半数都是陌生人。这些人既不是朋友亲戚,也不是同

  • 初秋(外一首)

    刚杰·索木东一场大雨如约而至那么多的时光就突然静了下来而我渴望的大开大合为时尚早。你想目睹的肃杀与冷峻,为时尚早这个夏天还没怎么热

  • 问葵(外一题)

    吴海霞一朵葵花,举起一片相思。黄色火焰,燃尽天边。凭借三四场六月的风雨,八九束七月的阳光,坐观一场沉默的爱情。葵花,一朵一朵地开,

  • 生活中那些“只嫌其短”

    刘荒田午后,新雨初晴,我给家门口的铁闸上漆。戴着手套的手灵活地动作,蘸着银白色漆的刷子随之闪光,颜色老旧的铁条马上就焕然一新了。周

  • 告别四月

    梅 朵哦,早安我的宝贝雨过天晴斫竹,剪枝,晒被在阳光下铺开茶席你瞧锦鲤吻着莲叶月季深抹红唇告诉我四月将尽嘘,等等待我收拾这遍布中年